今日推荐 | 何一对话世链大咖会:解密币安生态布局,未来一年仍以交易为核心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币安无疑是这句话的成功验证者之一。

上线两年,团队仅500人的币安,已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一手打造的平台币BNB位列数字货币排行榜排名前6,市值接近40亿美元。

毫不夸张的说,币安在数字货币领域举足轻重,它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币圈掀起巨大涟漪。譬如币安前段时间发公告称完成了第八次BNB季度销毁(808,888BNB,价值¥23,838,000美元),一时之间便引起了业内的无限热议与讨论。

为了弄清事情的原委和满足大家的好奇心,世链财经特别邀请了币安联合创始人兼 CMO 何一做客世链大咖会,一姐从不同纬度、多个方面对币安未来发展、“BNB 销毁”等关键问题,进行深入的解答与讨论,并在线回答了网友关心的多个问题。

本次世链大咖会在世链数百个社群进行同步直播,旨在让更多的朋友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何一的宝贵分享,一时之间得到了币圈资深人士与投资爱好者的热烈响应。

世链财经虞笑江: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参与世链大咖会线上直播。我是主持人,世链财经CEO虞笑江,很荣幸今天能够邀请到币安交易所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 何一,和大家分享“解密Binance交易平台全生态布局”。 

何一:各位世链财经和币安社群的小伙伴们大家好,感谢大家抽时间来听我聊聊天。 

以下为本次采访的文字实录,经世链财经编辑整理:

【世链财经第一问】

虞笑江:请问一姐,币安交易所未来三年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何一:我觉得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变幻莫测的行业,大部分时候很难去做一个3-5年的规划,甚至是十年的规划。币安一直以来都是在一个快速迭代的过程中,比如说三年以前还没有币安。我现在能够跟大家聊的是,币安在今年Q3和Q4的方向。

在Q3,我们会继续完善产品体系,首先会上线合约产品,然后杠杆会继续优化。因为现在杠杆我们借的是真币,所以用户会反馈说借不到币。在后期我们会让用户在币安通过借币也能赚到钱,实现点对点的借贷方式;关于合约方面,我们会在本月底下月初上线虚拟盘交易大赛,奖金十分丰厚。希望大家踊跃参与,毕竟这可是个“空手套白狼”好机会!

在Q4,币安美国的网页有写,美国合规的交易平台会在今年上线。我们也会加强对Binance Chain上发币以及DAX上币的激励。熟悉Binance DAX的朋友应该知道,DAX交易所发展很快,目前已跻身全球top100了。如果有好的项目也欢迎大家在DAX上自助上币。

币安在未来一年的规划,还是以交易为核心,然后向交易的上下游,诸如发币帮扶,项目募集,拓展币安的使用场景等方面去发展。总的来说,我认为整个区块链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很相似,比如这个行业不太适合去做一个五到十年的规划,甚至连三年规划也不适用,一年以内的规划还是比较有效的。

【世链财经第二问】

虞笑江:有中国用户反映,币安的用户体验不够好,请问未来币安打算如何改善用户体验呢?

何一:这个问题我们也反省过。首先是网络不通畅的问题。很多人都反馈说币安网页打不开。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立下军令状了,会在一个月内解决,请大家放心。第二点,IOS下载困难的问题,在近期也会被圆满解决。第三点是有关产品迭代问题,这包括两个方面:自身网页的迭代和移动端的迭代。这些问题我们都会在Q3进行解决,希望届时能给大家最流畅的体验。

我觉得人最可怕之处就是看不到自己不好的地方,但币安可贵之处在于总会反思自己哪些地方做得还不够好。在币安现在两岁的时候,我们回头总结过去,发现我们把更多精力放在Binance Chain、DEX以及全球合规平台的建设上面,现在我们会将一些重心放到优化服务用户体验方面。如果大家有关于产品和服务方面的意见和建议,都可以向我反馈,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或添加微信。

【世链财经第三问】

虞笑江:币安交易所交易量是真实的吗,其中有没有刷量的行为?

何一:首先想说下,我很喜欢这个问题,即交易所交易量的问题。除了交易量的问题,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代币是真币还是假币的问题。不可否认,这确实是中心化平台自2014年起就被大家诟病的问题。币安非常看重交易量及大币的真实性。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大家都会看到关于交易量是否刷量的评论和报告。我个人认为大部分时候在交易量这件事情上,是可以用钱尝试出来的真假,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真假。所以我建议大家可以花大量的币去买卖一下,这个时候最能测试出一个平台的交易量是真是假。

(有关币安交易量的相关参考文章:

https://www.odaily.com/post/5138356

https://news.huoxing24.com/20190513121111623213.html

我们知道通常交易量受几个东西影响,第一是用户基数,第二个是每个用户的交易情况。目前也有第三方的机构持续关注这方面。比如说前段时间一个叫币圈大字报的媒体,发布了关于目前全球排名靠前的交易平台的PV和UV(访问量和独立访客)。数据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大家会觉得不可信,但第三方机构的检测会更权威。又或者说,一个第三方机构说的也许是假的,但国内外无数个三方机构都把币安的交易量放在最真实的位置,是很可信的。

【世链财经第四问】

虞笑江:很多人认为币安上币一直被认为处于不透明的状态,网上提交资料成为唯一的途径,能否请一姐就这个问题谈一下,并且明确说一下上币标准及要求。币安对项目的选择标准以及做尽调的方法程序?

何一:可能大家觉得币安的上币方式不够透明,但这个问题可以反向来看,恰恰是这种方式让币安才真正意义上杜绝了某些利益勾结,或者诸如与项目方接触,问项目方要好处的问题。有些朋友也许在市面上遇到一些人说,我给你介绍币安的人,然后需要多少钱,或者四万USDT可以上币安DEX等等。我在这里澄清一下,这些都是骗子。

首先,即使你不给他钱,你还是可以上币的,而就算你给了钱,该上不了还是上不了。大家可以把币安DEX理解为淘宝模型,DEX的审核也不会像币安主站那样严苛。在主站这个层面,如果内部评审环节过不了,就是过不了。希望大家不要浪费精力再与骗子周旋了。

另外,币安的上币一直被人说是“天价手续费”,在这里我要和大家说明一点,之前也重申过很多次,币安是没有上币费的,所有项目的上币费都是零。

接下来谈一下上币标准。我也提及过多次,首先我们会去看一个项目团队成员的背景结构,然后会考察他们的技术走到了哪一步,如果只是一个概念的话,是很难上币的,第三,我们要参考项目的社群到底有多大,社群要是他真正构建出来的社群,而不是因为发空投建立起来的,那些收空投的人很可能不知道你的项目是做什么的,甚至毫不关心。另外,对于项目成员过去的信用历史也会纳入我们的考评范围。绝对不会允许团队把自己的代币在币安一卖,割完韭菜自己退休这种行为。因为币安团队都是不允许动自己币的,又怎么能允许别的项目方来割韭菜呢?币安一直坚持的初心,就是要保护我们的用户。只有你真的在保护用户,用户才会越来越多,行业才能够成长起来。

在程序上,如果你要申请上币,有如下几个通道。如果是DAX可以自助申请,节点投票通过的话普遍都能上。主站方面,Binance DEX每个月会选一个项目去上主站,这个竞争还是蛮激烈的。另一方面,如果你想直接联系币安的话,可以在网页通道提交申请,之后会根据你提交的信息去做基础判断。如果通过初审,我们会联系你,并进行沟通,包括一些技术问题啊,或者是正向或负向从不同维度来进行QA的环节。

当然有的项目会以为币安联系了就是要上币。事实上也实有些币安联系过但最终没有listing,搞得对方恼羞成怒的案例。所以说,即使联系了也不能掉以轻心。事实上这时还在对你进行综合评估。

【世链财经第五问】

虞笑江:币安选择IEO项目是什么呢?请问今年除了模式币和IEO,项目方还会有哪些融资和上所的途径?

何一:币安选择IEO的标准会略微苛刻,项目的选择上比listing的项目要求还会高一些。这是因为他们可能比一些listing项目更早期一些,所以对他们团队技术能力的要求也会更高。所以大家会发现,这其中的项目普遍更偏技术流,也会有一些技术大神在其中。

项目方的话,除了IEO那就是DEX,其实DEX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大家可以在BEP2的公告里找几个内容:inance Chain发币指南,Binance Listing指南,DEX交易指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如果你想让持有你代币的成员都去社区交易的话,可以把我们的交易指南改成你们自己的。因为币安DEX现在在操作体验上,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优化,我们会持续改进的。

当然另外就是主站直接上币。对于一些不发币,但想和币安合作的,我们也很欢迎。有以下几个合作模式:首先是在Binance Labs里进行投资。如果项目还在更早期,没有到拿投资的阶段,可以参加币安第三期孵化。很多人不知道币安已经做过两次区块链项目的孵化了。现在已经进入第三期,欢迎大家报名。

而对于现在不会投资,也不会发币,但还是会和Binance有很多合作的项目,也可以直接联系我。在今年我们会完成对币安生态体系的构建,对于有协同效应项目业务走向的,我们会有投资和并购。

另外,我们接下来上线的另一项目。这个项目对于有技术基础,又有群众基础的区块链项目,是一个极大意义的利好。如果你有这样的项目,欢迎加入币安的全球节点计划。这个节点,会有技术要求,用户要求,规模要求,还会有些资金实力要求。总体来说,币安下半年的动作还蛮多的,大家敬请期待。

【世链财经第六问】

虞笑江:币安在销毁BNB的时候是否会有策略方面的考量,是优先侧重锁仓部分还是市场流通部分,或者是不区分?

何一:首先大家要理解一点,币安收入超过50%来自于BNB。过去也不存在回购,都是直接销毁BNB的。对于这次锁仓的调整,从用户侧的角度来说,其实销毁的都是市场流通的BNB。按照五年解锁的节奏,币安已经解锁了4800万个BNB,只是这4800万个BNB并没有流向市场。说白了,团队之前就顾着埋头干活了,没想着要不要把钱分一下,而现在想想,也觉得没有必要分。你可以理解为这就是市场流通的一部分,只是目前被我们软锁仓了。实际上它是全球流通的一部分,只不过币安团队并没有去分它,所以它并没有流向市场。按照目前的调整,我们把团队已经解锁的4800万个BNB进行软锁仓。软锁仓以后,大家可以看到上次销毁的地址,如果我们以后动了,大家也可以看到。这是区块链行业的一大好处,每个社区成员都可以真实的了解到项目方是不是真的用发的代币在割韭菜。

对于目前市面上有一些类似于让员工先跑,或者说是什么塞井焚舍的一些奇怪的文章,我也觉得蛮有趣的,其他团队从发币那天开始卖币,那才叫让员工先跑,然而币安过了三年一个币没卖,你说叫员工先跑,这话有人信吗,这不是拿你自己信誉开玩笑吗。我也欢迎大家在这个事情上open的来和我们探讨。

现在其实币安全流通的币是2亿个BNB,减去现在还在锁仓的3200万个BNB,再减去已经销毁的BNB是整个全球流通的BNB量。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主动软锁仓的就有4800万个BNB,原因是过去我们没有解锁也没有想卖,也没有团队想分这个币,所以币就越堆越多,堆到现在已经三年,堆在一起就4800万了,如果这4800万流向市场,他可能会像一个水库上游有一个堰塞湖一样,极大冲击现在二级市场持币人的利益,所以我们做了软锁仓的决定。

其实我是很简单,就是团队的核心骨干成员,尤其是以CD和我为首,放弃了直接可以把币分一分退休的生活,选择继续将自己未来数十年的时间投入到币安项目的建设上面。

【世链财经第七问】

虞笑江:币安团队既然放弃了,为何不把8000万直接全部销毁。

何一:在英文公告里面可能比中国公告说得更清楚,因为在英文公告里面写的是说币安放弃把已经解锁的4800万个BNB,流向二级市场流通及卖掉或者分掉这些代币的好处,而不是说我们要把这些所有的代币销毁掉。

BNB本身是一个已经给BNB的投资者非常好的回报的项目,所以不是说币安做的不好,8000万个BNB是垃圾,一文不值,所以要把它销毁掉,然后通过这样完成整个市场的通缩,币安现在已经做的很好,币价起码是说给投资人的回报还不错,有一部分用户可能是在高位买入的,如果我们直接去释放4800万个BNB给成员,可能会导致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受损,所以我们把8000万个BNB分流,慢慢消费掉,而不是让它直接流入市场,我觉得这是两个概念。

对于任何一个项目团队来讲,如果把团队所属的代币软锁仓,用自己的利润来进行销毁的话,我觉得首先证明这个团队对自己的利润有充足的信心,要不然其实根本就不存在销毁,没有利润就没有销毁。

就总体来讲,并不存在什么币安修改白皮书,因为过去消费BNB,现在消费的还是BNB,因为收入是BNB,那唯一的区别是他消费的是我左口袋的BNB,还是右口袋的BNB,左口袋是需要持续的投入币安建设的BNB,右口袋是团队本来可以分掉的BNB,那现在团队这部分直接把它软锁仓不能动,我们会用币安的收入和利润持续的去支撑币安继续往前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比如说收入和利润需要币安有更多的业务线和更多的用户,需要有更多的人来使用BNB。当有更多的人使用BNB的时候,币价自然也会跟着人群对应的有所增长,大家要理解一点,并不是说完全由销毁来决定一个币价的高低,也不完全是由通缩来决定它的绝对高低,而是项目发展的速度,在全球范围内有多少人愿意持有它,以及有多少地方可以用到它的共识来支撑最后的价格。

那我也知道很多人喜欢拿这个币安的什么市盈率,和一些券商,或纳斯达克,纽交所来做比较,但其实它只代表了BNB的一部分价值,更客观的还是应该用以太坊这样的模型或者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链模型来对BNB进行估值。

【世链财经第八问】

虞笑江:BNB以后怎么赋值?币安对BNB的规划是什么?

何一:首先,大家应该理解一点,币安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行除了BNB以外任何一个可以用来被二级市场用来炒的这个代币。比如说币安确实有稳定币BTCB ,但那是直接锁仓同等数量的BTC来完成解决跨链问题的。就它和BNB在二级市场会被买高买低的,这样的代币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未来我们在泽西也会上线以欧元为标的稳定币。那稳定币也是同样的原理,你在这个银行里面所藏了多少的欧元,然后对应的就发行多少泽西的稳定币,那它主要是为了解决交易的流动性和跨链的问题。

那我们也有像BCF发行了,Pinktoken这样的代币,那他其实解决的问题是,你捐的所有代币最后会转换成直接的一个Pinktoken给到这个受益人,而受益人拿着这个币去卫生巾厂商那里换卫生巾,所以这些代币不会在二级市场被进行交易的,而币安所有的价值都会附着在BNB这一个代币身上,而不是说币安发了50个代币,然后每个代币团队都可以把团队的那部分拿出去,抛盘拿出去割韭菜。

那对于BNB的赋能,我觉得首先还是在币安的公链上面,所以你会看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项目都用币安的公链去进行发币,然后在币安的DEX上面去listing。他们其实在募资的过程当中也会选择募资BNB,那包括其实像IU基本上也是选择用BNB了。所以这部分的功能,我觉得会和以太坊在17年的那一波崛起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第二部分,是币安本身的业务,会不断的往上下游拓展,不管是期货的上线,还是说未来我们这个法币入口和法币平台的上线都会为BNB的价格作为更多的支撑点,因为还是会有很多的人用BNB去付手续费。

第三其实是BNB使用场景,虽然说现在整个全球范围内用比特币用以太坊,或者说用其他代币来,做支付的地方确实还很少,但是我们会看到,说有越来越多的商家愿意接受用BNB作为支付的标的,所以你现在用BNB的也可以去一些第三方的商家那里,比如说订酒店,订机票,包括就是说,当然波菜也是一个应用场景了,当然还有其他,大家可以看一下币安每个月公布的一个BNB使用场景的拓展图。

就从BTC的发展到以太坊的发展,还是说BNB的发展,长期来讲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有多少人持有它,使用它,流通它。

【世链财经第九问】

虞笑江:一些用户认为,币安仍应遵守约定,继续销毁季度净利润20%的BNB,有人认为销毁团队持有的份额对市场流通的BNB没有通缩作用,您怎么看待这种想法?

何一:我其实特别好奇这个认为币安应该按照约定继续销毁记录利润20%的BNB的这些人本身是不是BNB的持有者。那如果他是的话,他应该理解就是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的销毁本身是没有发生任何改变的。

如果一个用户他认为说币安销毁团队那一侧的代币和销毁现在目前市场上流通的这些代币不一样的话,是不是相当于说他默认币安本身所拥有的8000万个BNB永远不能且不应该流向市场。

那我就特别想问这个用户,为什么你对其他的项目方,哪怕是团队还没有按照约定解锁砸盘是如此的宽容,但是对于币安团队这些代币就要求它100%永远不能动。

然后我也特别好奇问这样问题的项目方,你团队所持有的这个代币是怎么处理的,是不是团队所持有的代币一个都没有流向市场,且可以放在公开的地址上面给所有的用户查询。

最后再来回答这个销毁团队所持有的股份对市场流通的BNB有没有通缩作用?当然有,因为市场目前所流通的总数量是包含币安团队所已经解锁的4800万个BNB的。那其实它都是市场流通的部分,我们只是把市场流通的部分里面有可能会冲击二级市场的那部分先软锁仓。

所以币价的上涨其实不是完全由锁仓这一个因素决定的,而是由无数的因素决定的。我觉得更大的因素,还是说这个团队能够给这个行业的未来带来什么。

【世链财经第十问】

虞笑江:币安对于客户资金安全保护机制目前做到哪种程度,一旦出现被盗会采取什么措施 ?

何一:安全一直以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就是非常不幸的一点是币安确实发生过被这个黑客盗走7000个BTC的这个事情,在今年我们对安全进行了重度的升级,现在币安会对于因为币安的原因丢失的代币进行全部赔付,但是对于用户个人原因,比如说账户和安全没有做好管理,然后以至于发生的被盗行为,这部分可能在全球任何一个平台都是由用户自己去承担的。

顺便说一下,前两天有发生就是DEX的用户交易被盗的这个行为,虽然说不多,就不到一个币,但是总体来讲,你要理解DEX和中心化交易平台比起来,他的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需要自己去保管自己的资产安全,那所有的交易都是在钱包和钱包之间进行的。

可以确保的一点是,你所交易的每一个币都是真币,不存在很多用户担心的,交易平台的币是不是就在这个后台数据库里面加了一个零。

你也不用担心说交易平台是不是动用了用户的币去进行二级市场的操纵了。

当然你也要管理好自己的资产,从这一侧来讲,可能对用户本身在管理资产这一侧还是有更高的要求的,同时因为DEX自由度会更高一些,所以我们对项目的筛选也不会那么严格。所以大家在DEX交易的体验可能更像大浪淘金吧。

在币安主站上交易,你的资产会非常有保障,交易也会比DEX更加的有深度也更流畅。但是我们认为DEX在长期来讲,还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就是我们在过去的半年到一年里面确实花了蛮多的精力在DEX合办的stan上面的。我觉得还是仍然有很多值得需要提高的地方,尤其是在用户体验这一侧,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世链财经第十一问】

虞笑江:币安在出现资产被盗的安全问题后,目前有哪些实操的风控措施改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进程规划如何?

何一:可能大家有印象的是,币安在上次被盗以后进行了整个系统的安全重构,在目前,币安的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还是非常稳定的。

同时,我们也欢迎在全球范围内有一些优秀的安全人员,或者说是白帽子的朋友,给我们提供更多的建议以及安全改进意见。

因为安全,它永远是一个相对的安全,而不是绝对的安全,那比如说在,十年前或者是五年前的安全防控措施,可能到今天完全就不值一提,所以这是一个持续迭代的过程,而币安也在不断的加大这个方面的投入。

最直观的一点可能就是大家会发现Binance,现在已经开始在对部分用户进行ubt使用推广。那ubt是什么呢,其实就比较像银行那个给你发了一个U盾,就是你要交易每次要用一个U盾,虽然麻烦一点,但是对于一些资产比较多的客户呢,这样其实更安全。

然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这个部分,目前我觉得从本身的撮合和速度来讲,应该在行业里面还算首屈一指的。但确实在这个用户体验和交互上面还有很多值得改善的地方,我们很快会迭代下一个版本。也欢迎更多的有识之士能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给我们提供更多的产品体验的建议。

【世链财经第十二问】

虞笑江: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进展如何?与行业内其他去中心交易所有何优势?

何一:币安DEX,从今年4月主网上线到现在,也就三个月左右。目前币安区块高度已经超过2000万了,交易记录超过了400万币,链上的地址总数超过了12万个,在币安链上发行的代币有111个,支持的钱包有19个。交易排名历史最好的应该是在70多名,具体的数字我不太记得,这个仅是一个侧面反映它的发展速度的,不代表绝对值。

和行业里面,其他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比起来,DEX最大的亮点是在他的高速,具有领先优势。

然后从代币listing的速度和质量来讲,排名非常靠前,所以对于DEX这样一个新兴的事物,或者说对Binance的公链这件事情,可能大家一直以来关注还不够吧。我觉得就像以太坊最开始有项目在上面发行代币,开始有人在以太坊上进行listing和交易的时候,也并没有太多人的注意,但是我们对他长期来讲是非常有信心的。

【世链财经第十三问】

虞笑江:币安也开始涉及合约的领域,那么DEX会否引入合约的机制?

何一:七月底的时候Binance的合约,会有模拟盘上线,就像前面说的,欢迎大家来空手套白狼,参与交易大赛,那在这个DEX领域,暂时还不会引入合约的机制,但是在Binance的主站大家现在已经可以在币安主站做空和做多BNB,所以也欢迎大家来体验。

【世链财经第十四问】

虞笑江:币安Dex给项目方会带来哪些机会和挑战?

何一:我觉得Binance Chain和BinanceDEX,本身会给项目方更大维度的自由,你可以更自助地去发币,更自助地去listing,门槛也很低,但你的项目能做到什么程度,你的社区能做多大,有多少人支持你,我觉得不管是在以太坊上发币还是在BinanceChain上面发币,都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因为现在Binance主站是在征集bep2,也就是Binance线上面的代币。如果你在Binance的DEX上面有一些比较良好的表现,达到报名标准的话,是有机会入围进行这个PK,最后上线Binance主站。

一方面来看,这是Binance对于自己的Binance Chain和DEX的一个扶持。但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能够看到有更多优秀的、年轻的创业团队,在区块链行业里面,有更多的创新和尝试。

【世链财经第十五问】

虞笑江:币安听说要发行基于比特币的稳定币,是真的吗?

何一:是的,币安已经发行了基于比特币的稳定币,那叫BTCB。可能前段时间或者说现在大家上BinanceDEX交易的时候会看到这个。它本质来讲,它是我们锁仓公开地址一定的BTC,然后在这个Binance线上发行了对应同等数量的BTC币。它主要是解决跨链问题,而不是说我们现在在BTC的这个基础上面又增加了新的BTC,那它本身这个总量还是不变的,就是比特币的总量还是2100万个,因为比特币是锁仓的,所有人会可以公开透明的查询到。我觉得这个可能会比一些目前市面上流行的稳定币更透明,因为地址是公开的,这也是区块链行业的特性。

【世链财经第十六问】

虞笑江:币安对于稳定货币的看法如何,大家都知道USDT就是吸金的法宝,币安有足够的资本和实力以及信任背书,为什么没有涉及到稳定货币的领域。

何一:目前,其实我们会去涉足稳定币的这个领域,那比如说我们在泽西会发布一个基于欧元的稳定币。但因为我们的稳定币各方面来讲都做得非常的合规,所以它的速度也会相对来讲慢一些。

那对于币安来讲更多的去考虑并不是说做这件事它是不是吸金,而是说做这件事对用户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帮助。那如果发行一个平台稳定币,比如说去做BTCB基于比特币的稳定币,是为了解决Binance Chain的跨链问题,那平台去做稳定币,比如币安自己的稳定币,基于主站的稳定币的目的是什么呢?

如果当我们觉得用户需要时,我们会去做这件事,但当前来看,必要性没有那么高。

【世链财经第十七问】

虞笑江:币安成立八个月的净利润超越了成立近五十年的纳斯达克年净利润,以币安的迅猛发展和不断涌入的用户数量,国家现在布局数字货币,接下来有意向和国家队一起发展稳定币战略吗?(或联同几大交易所一起与国家队座谈)

何一:币安其实在全球范围内和多个国家和地区,基于在区块链领域和数字货币领域都有一些合作,那从我们的层面来讲,如果国家需要资源,义不容辞。但我们也要理解一点,如果国家或者说是国家队需要做这个事情,未必会看得上当前的这些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毕竟在他们眼里币圈还是有点乌合之众的感觉。我说的有点直接,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

【世链财经第十八问】

虞笑江:未来有可能超过币安的后起之秀,何一和cz看到了吗?你追我赶的同时,币安有何感想。

何一:我觉得任何一个行业的竞争最核心的竞争力其实是创新,所以在当前可能我们还没有看到就是跟币安你追我赶的平台。我们看到的是以史为鉴,在任何一个行业颠覆你的往往不是这个行业本身的竞争者,而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位面的竞争者。所以币安需要不断的去保持自我驱动和自我创新。

【世链财经第十九问】

虞笑江:币安作为币圈最具激进性和创新性的交易所,预计未来有没有新的交易所模式来颠覆现有模式?如果有,币安会怎么样应对?

何一:我觉得模式可能不是这个行业最具有竞争力的事情,因为模式是可以复制的。那比如说币安开创了这个平台币发展的先河,经过论证以后,别人也会follow我们的脚步,我觉得更重要的不可复制的部分其实是团队本身的竞争力和团队的文化。

从币安的团队文化这一侧来讲,币安基本上对团队的要求,第一点是要硬核,就是你的技能要过硬。第二点是要谦虚,所以我觉得可能在中国市场上留下一些怼天怼地的印象,完全是因为我个人,但其实币安团队还是一个非常谦虚的团队。那第三点是自由,从这个维度来讲我们其实欢迎这个行业有更多的竞争者参与。但还有一点我觉得是币安一直在坚持,然后未来也会继续坚持下去的一点就是保护用户,那过去我说就要保护韭菜。这其实是我们在做价值判断的时候的一个判断准则。

【世链财经第二十问】

虞笑江:币安交易所如何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做到世界第一?很多交易所说要对标币安,竞争太激烈币安能否保住交易所龙头座椅?

何一:币安应该是在半年的时候就做到全球第一了,怎么做到的可能包含几个维度。

第一点,对团队本身的要求是需要每个人都非常的硬核。这意味着,在竞争的过程当中不能比别人做得差,就别人做得好的地方我们要做的同样好或者更好。现在来看,产品和技术还在这个迭代的过程当中。前段时间因为注意力分散去做了很多的binance和DAX或其他的一些业务。

第二点binance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和有追求的一个团队,而这些所谓的理想主义或者追求会直接体现在团队的一些行为和决策上面,而所有的用户其实是最直观的就是看到这些变化的人。其实不管你做什么,然后你的用户和你的社区的成员会很清晰的去判断你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赚钱,还是为了把这个事情做大。

你可以理解为一是基本的技能和能力,决定把每一个部分都做到更好;二是团队文化和你的理念是高度一致的,这样大家在决策的过程当中不会有过多的分歧,都能够选择舍弃个人利益,而成就一个大的币安去创造一个可见的未来。

最后一个问题是如何保住龙头的位置,我觉得首先可能需要做到的是保持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这次销毁的调整,就是为了保证团队的核心竞争力,保证大家都回到最开始出发的地方,继续全力前进。

【世链财经第二十一问】

虞笑江:币安如何参与libra节点?中国会不会出现中国版Libra?如果有可能会已什么样的形式发行?

何一:Facebook和币安,其实是一直有持续的沟通的,那在我们的角度看类似于libra这样的节点,或者libra这样的项目越多,可能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加密币自由流通会更有帮助,所以中国有当然会更好,然后我们觉得也应该有。

好的一点是,我们看到libra的出现,也促使中国的监管机构重新去审视大型的科技平台的金融服务模式和监管问题,我觉得他对我们整个行业会是一个正向的促进。

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过去可能有关部门会觉得你们币圈的就是一帮乌合之众,现在看看说,连Facebook这样的巨头都要参与了。也许他们真的是能够对世界的发展去做出一些促进。

如果在中国,不管是由有关部门,还是商业机构想要去创造像libra这样的项目,币安还是会非常有兴趣的,我们也希望能够共同参与其中。

【世链财经第二十二问】

虞笑江:相对于日新月异的加密货币技术,现在的 crypto 交易所集中竞价的业务形态和传统股票交易所一直没有太大区别,容易让人忽略链的价值而只关注交易本身。今后在这方面会不会有所创新?

何一:其实crypto交易和传统证券交易从技术层来讲还是很不一样的,因为比如说过去证券交易,其实是所有的劵商交易集合,然后再到一个总的池子里面去下单,所以像传统证券,其实不太会出现所谓的交易瓶颈,是因为他们不是成千上万的用户,同时在访问同一个服务器,或者说同时在点同一个按钮。

其实像币安这样的交易平台,完全是由用户和用户之间完成他们的撮合的,而传统券商是成千上万的人,先在一个地方完成撮合,然后再到一个总的池子里面去下单。比如说在传统券商里面,一些大客户往往比普通的散户更优先一秒左右,或者说是一定时间额度的领先优势先看到价格,而当真正的散户看到价格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二次传输了。

举个例子,就像一个餐厅,比如说1万个客人,每个人都付你1万块钱。总共就是一个亿,对于现在币圈的交易是没有券商模型的,所以在这个交易上就会是一个餐厅,接待1亿个客人,然后每个人只下了一块钱的单,大概这样理解比较形象。

当然,这个不是一个大的突破,但是会对技术的撮合成有更高的要求,在链纬度的交易,其实大家知道,既然是区块链项目,就应该是在链上有记录,所以我们也在发力DAX。这样的一个交易平台,所有的交易就完完全全在链上去成交,所以完全没有办法回滚,也完全没有办法制止代币的流动。

【世链财经第二十三问】

虞笑江:草根创业者在区块链行业里还有机会吗?社区会不会成为行业基础的重中之重?币安如何保持持续制造热点的能力? 

何一:我觉得可能草根创业者在区块链行业里面机会还蛮多的,因为其实在其他的创业领域壁垒已经还蛮高了,区块链行业还是非常的早期,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和可能性的。

就在当前来讲,我觉得社区还是支撑整个区块链行业和比特币币价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我们会发现一些社区比较大的代币,可能他的币价也比较经得起折腾,但是如果他的技术内测没有长期稳定的发展,只有社群也很容易塌,所以我觉得不管是技术团队还是社区都需要相辅相成的。 

币安本身并不是一直在去创造热点,而是币安一直在去创造价值,到目前为止,应该在所有代币里面给投资者回报,长期来看,最好的还是BNB,然后我们也有信心一直给用户和BNB的后代提供更多的更好的回报。

【世链财经第二十四问】

虞笑江:区块链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哪些应用场景更容易落地?传统金融的交易市场中,衍生品占了大部分,加密货币领域会是怎样的格局呢?越来越多的人会关注区块链,下一轮牛市的引爆点可能是什么呢? 

何一:其实区块链特有的一些属性,比如说不可篡改,朔源,转账的成本更低。这些我觉得在一些慈善,朔源等层面还是有很多优势的。前两天有一个做家装行业的朋友,因为他们都是做一些进口的产品在国内出售,所以她也在找我提供能够帮他们做社员的区块链项目方,然后我给他们推荐了一些项目方。那他也觉得非常有收获,所以我觉得在现实场景的利用上面还是很多空间的,那再比如说我们看到现在一些发票,其实也开始用区块链技术。而像腾讯,阿里这样的一些大的集团公司,也开始有区块链的。独立的一个部门去进行探索,所以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我觉得:现在恰恰是草根最好的时机。 

那在这个里面我其实更关注的是一个项目,除了技术侧的成功,另外就是产品到底有没有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代币模型里面,有没有让用户真正的因此而获益,我觉得起码目前来讲BNB做到了,但是整个行业的应用还没有完全拓展开来。

第二个部分是关于衍生品的,衍生品部分,我们一直持慎重的态度,所以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准备,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投向市场。即使投向市场,在这个维度,我们会发现像bitmax这样的交易平台本身,哪怕用户基数不是很大,但交易量也非常的大,因为毕竟百倍杠杆,所以我觉得从最后的这个交易总量来看的话,可能确实是有这种高倍杠杆,对于整个行业的流动性会有更大的帮助,但是大家也要理解一点,就是衍生品本身并不等于你在交易比特币,另外,我觉得衍生品一定程度来讲可以帮助套期保值。 

就整个加密币领域来讲的话,我觉得衍生品的竞争才刚刚开始,毕竟出现加密币的衍生品,也就是这么几年的事情。 

然后我们确实看到全球范围内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区块链和进入加密货币的领域,也愿意持有代币。我们的投资业务Labs负责人Allah之所以选择加入币安,其实很简单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美国一个非常偏僻的乡镇诊所,发现他们的牙医居然在拿着binanceAPP,在炒币,这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慢慢的螺旋上升发展的过程,因此,短期的这个牛市和熊市价格的涨跌,并不是我们绝对关心的事情,我们真正关心的还是区块链真正进入了多少人的生活以及整个行业是不是能够把整个基础架构搭起来,可以真正的帮助到普通人。 

帮助普通人,大家可能有一些觉得太形而上,比较直观,比如说我们在乌干达做的Pink Care Token或者是为这些女孩子提供卫生巾,还是说去做这个免费午餐的非洲项目,其实都是我们的一些尝试。非洲的整个互联网基础建设才刚刚开始,所以我觉得机会还蛮大的。 

第二环节:群友提问环节 

1. 目前交易所对区块链项目有着高额上币费和强市值管理的硬性要求,有的甚至达到上千万上币费,要求项目方高度控盘、币价达到一定倍数,另一方面我们又推崇去中心化、自由发展、公益型的区块链项目,这个出发点的矛盾之处,一姐怎么看? 

何一:币安上币对项目方没有上币费的要求,没有控盘的要求,也没有这个币价必须到多少的要求。所以我觉得币安还是可以非常透明的,让大家去做局部的了解的。 

对于这个收高额的上币费,然后强制市值管理,然后强制要求高度控盘,和币价达到多少,然后再跌下来,这样的平台理解是,他们本身不是在做区块链,他们是在做生意,那做生意有做生意的逻辑,我觉得无可厚非,不做评价。 

所以你看到的是币安在做公益,边在做去中心化的努力。然后币安没有上币费,币安也没有要求项目方高控盘,包括币安自己也把自己团队的代币软锁仓了。我觉得还是你的价值观决定你走多远吧。 


2. 币安选择合作评级机构的标准是什么?币安有仔细看过他们的评级框架与评级逻辑吗?如果最终确认合作评级机构是不合格的,币安会做何处理?

何一:关于评级机构的问题,币安的Binance info是一个自助的用户上传信息的一个平台,然后本身不代表币安的建议和意见,也不代表币安的观点。我们是把所有的评级机构,如果愿意的话都放上去,对于一些评级内容做的比较好的,然后可能会稍微重点推荐一下,所以在这个维度,我们也欢迎评级机构来和我们进行合作。 

所以我觉得这个币安的info本身在做这个评级机构的合作,可能会跟过去,比如说券商啊,或者说是金融机构的评级机构,不太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区块链是一个更去中心化的地方,完全是靠你的自己的内容来征服你的阅读者,或者说征服你的用户。 


3. ont、neo、以太坊、btc这四大公链计划合作跨链,也叫“公链联盟”,从而形成互联链的雏形,币安链有计划加入该联盟吗?或者说币安链有计划通过跨链协议形成自己的“公链联盟”吗? 

何一:我们在合规层,其实如果真正对Binance比较关注的朋友会发现,其实我们在非洲、欧洲、亚洲、北美都是有合规交易平台,另外我们在拉丁美洲也有合作伙伴,对于在亚洲,比如说香港,日本,其实包括韩国也有一些布局,但是在我们还是希望就是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以后再去做宣布,可能更符合监管体系的要求。然后我们也欢迎在全球范围内有优势资源的合作伙伴联系我。 

我前面说了,我们用了比特币的稳定币,来解决比特币和Binance Chain的跨链问题,那其实以太坊也可以用这样的模式,如果在技术侧,有一些更大维度的突破,当然是一个更好事情,然后这部分我会让Binance Chain的同事去了解。然后我也不会现在很直白的告诉你说”yes” or “No”,因为我需要了解他们的进度以及他们的决定,然后最后才能够有一个准确的答复。 

直播过程中,何一认为,区块链行业一切才刚刚开始,所有的征程币安只是领先了一步,需要更多用户、合作伙伴的加入进来。币安受人追捧也遭人质疑,但始终秉持保护用户的价值观,团队不断用实际行动,扩大BNB的应用场景,为持币者带去丰厚的回报。币安正在慈善等应用场景上摸索,希望让大众受益于区块链的发展,并看到区块链的价值和意义。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