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史上最严厉监管?对不起,你可能有误解!

|得区块链者得天下|

数字货币史上最严厉监管?对不起,你可能有误解!_aicoin_图1

FATF将于6月21日发布的说明号消息传播开来,有人号称“史上最大规模的严厉监管即将到来”,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原创|牛牛 编辑|Tong 来源|PANews.io

 

头图|Thought Catalog/Unsplash

 

近日,彭博社一则“FATF将于6月21日发布一份说明,澄清参与国应如何对数字资产部门进行监督”的新闻在国内引起广泛关注。甚至有国内媒体声称“史上最大规模的严厉监管即将到来”。事实真的如此吗?

 

 FATF是谁?


FATF是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的英文缩写。它是“西方七国集团(G7)为专门研究洗钱的危害、预防洗钱并协调反洗钱国际行动而于1989年在巴黎成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反洗钱和反恐融资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国际组织之一。其制定的反洗钱四十项建议和反恐融资九项特别建议(简称 FATF 40+9 项建议),是世界上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最权威文件”。

 

FATF目前有包括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欧盟等38名成员国(或组织)和2名观察员国,以及遍布世界的9个准会员组织以及28个观察员组织。

 

 FATF为何“针对”虚拟货币?


其实,早在2014年,FATF就出过一份报告《虚拟货币:关键定义和潜在的反洗钱(AML)/反恐怖主义融资(CFT)风险》。

 

在这份15页的报告中,FATF评估了虚拟货币在反洗钱/反恐融资方面的潜在风险:(1)互联网上虚拟货币交易提供的匿名性;(2)参与者的识别和验证有限;(3)反洗钱/反恐融资的合规责任,监督和执行这些交易的责任缺乏明确性,交易被细分在几个国家;(4)缺乏中央监督机构。

 

同时,FATF以Liberty Reserve、丝绸之路(Silk Road)、西部快运国(Western Express International)三家公司用虚拟货币洗钱的案件为例,来说明应该采取执法行动。

 

而到2018年7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人们认识到加密资产中真实存在且不断增加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并意识到需要采取应对这些风险的紧迫行动。

 

因此,G20呼吁FATF采取进一步行动来打击扩散融资,并要求FATF在2018年10月说明其标准将如何用于加密资产的监管,且强调了G20国家的充分和有效地执行FATF标准的个人和集体的承诺。  

 

同时,FATF也认识到,“需要迫切说明FATF标准如何用于虚拟货币提供商和相关业务,包括客户尽职调查、资金转移、监督和执行”,并决定于2018年10月更新说明。

 

于是,FATF于2018年10月修订了发布于2012年的《FATF建议》中的“建议15”(“新技术”部分),以澄清FATF标准如何适用于涉及虚拟资产的活动或运营。在修订中,FATF添加“虚拟资产”和“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定义,以阐明AML/CFT的要求该如何应用于虚拟资产。

 

2019年2月,FATF发布了《公开声明 - 减轻虚拟资产的风险》,致力于更好的对“建议15”进行解释澄清,且为该草案能在2019年6月份正式通过作准备。

 

在这份声明中,FATF的修改建议包括:(1)各国将虚拟资产视为“财产”,“收益”,“资金”,或其他“相应价值”;并注意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可能出现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2)各国应要求VASP获得许可或注册,但不需要已获资格者再单独登记许可;(3)各国应确保VASP受到AML/CFT的充分监管或监督,比如,VASP获取并保存所需的准确的发起人信息和虚拟资产转移所需的受益人信息,以便在当局需要时提供信息;VASP需保存交易记录,并在需要时向有关机构提供数据;指定VASP进行CDD的临时交易限额建议在1000美元/欧元等等。

 

今年6月初,在日本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会议中,G20国家集团重申,要与FATF的AML标准保持一致,并打击CTF。

 

因此,随着FATF之前承诺的6月份终稿时间的临近,FATF最近确定了公布“说明”的时间。

 

 FATF是否有权监管?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FATF在其官网上已经说明:

 

“FATF是一个由成员国政府组成的工作组,而不是一个正式的国际组织,只有成员国成员们可同意临时为FATF提供特定目标和项目(“授权”),而FATF是无法就任何相关协会的证书或工作提出任何建议的。”

 

因此,FATF所能提供的仅仅是“说明”,而无法保证这份“说明”的执行情况,也没有权利对任何加密公司或项目进行直接的“监管”。

 

那么,到底是谁负责“监管”呢?

 

PANews在FATF的官网上找到这样一段话:

 

“FATF是一个国际决策机构,而非执法机构,因此,它不会在执法事务、调查或起诉中发挥作用。如果有人发现了可能与洗钱有关的案件,那么就需要向所在国家的金融情报部门(比如,美国的FinCEN,英国的NCA,法国的Tracfin)报告。”

 

也就是说,在“是否根据FATF的说明来执行监管”这件事上,是由各国的金融情报部门来负责的。这就意味着,联合监管看似严厉,但实际效力和执法的贯彻程度仍有待检验。

 

其实,对于加密行业的监管,各国的各种监管机构也并非是整齐划一的。比如,在美国,就有包括金融行业监管局(FINRA)、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以及各州的监管机构。正如6月初的日本G20会议中发生的那样:除了FATF,G20也呼吁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和“其他标准制定机构来监控风险,并根据需要考虑额外的多边应对的工作。”

 

它们之间是否能够在执行规定上保持一致还有待商榷,更何况不同国家处于各自的利益考量而做出的回应呢?

 

 FATF的“威力”

 

然而,正如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的政策主管Jesse Spiro所担心的:一个因为不遵守FATF规定而并被列入黑名单的国家,“基本上就会失去进入全球金融体系的机会”。因此,加密行业人士,尤其是与“洗钱”关系较为密切的交易所、钱包服务商、托管机构和加密对冲基金等领域的从业者,对FATF即将发布的这份“说明”还是持审慎态度的。

 

早在今年4月份,Chainalysis就针对FATF 2月份的草案发表了意见。Chainalysis虽然承认VASP应该收集并保存KYC信息,但他们认为,交易所无法在交易时将KYC信息发送到受益人,因为某些受益人不具备所需的基础设施;并且,目前无法确定受益人是使用VASP还是他们自己的个人钱包。

 

同时,Chainalysis建议使用监控系统扫描非法活动和客户尽职调查。它还建议FATF不必要求所有人注册或获得许可,因为这种要求仅适用于传统企业。 

 

6月份彭博社也报道了加密研究机构Messari Inc.研究主管的担忧,“FATF的建议可能比美国SEC或任何其他监管机构迄今所产生的影响要大得多”。

 

加密货币交易所Bittrex的首席合规和道德事务长John Roth和Kraken总法律顾问Mary Beth Buchanan则都担心这将导致合规成本增高。Roth和Buchanan还对合规的技术实现难度表示了怀疑。

 

相比之下,对冲基金Arca的首席法律官Phil Liu要稍显乐观:一些违规企业可能会倒闭,但“合规玩家不会受到太多干扰”。

 

当然,不管加密人士的反应如何,随着加密行业的快速发展,监管与合规化势必会到来。

 

作者:PANews,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

發表評論
2019-06-15 08:17ID2120062
我想知联合国什么时候解散回覆舉報
2019-06-15 09:39大书大书 回覆 ID2120062
应该快了。^^回覆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