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是验证自我认知的过程

作者简介:比特币凯撒,新浪微博10w+博主;公众号《凯撒资本论》创始人,专注于区块链投资。新浪微博:比特币凯撒

 

 

说到投资大多数人想到的便是选择一个有升值空间的标的物,理性的人拿出资产的10%进行风险投资,高风险高收益是一般人的认知,总觉得只有高风险才有潜在巨大的收益,然而事实上真是如此吗?

 

高风险来自两个方面:

 

1,本身标的物的市场风险,比如,天使轮投资风险肯定比A轮更大。

 

2,自身对标的物认知程度的风险,也就是说你是否真正认识到你投资标的物的潜在价值。

 

市场本身波动性,是个人投资无法控制的,能够控制的是自我对标的物的认知水平。

 

全球金融市场,以一人之力战胜一个国家,放眼世界,仅仅就是量子基金的索罗斯,正是我推崇的哲学家兼具金融家。

 

然而他却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为金融家,他做梦都想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哲学家。他喜欢把自己看作是“具有欧洲传统的知识分子”,至于金融世界,只是实践自己哲学思想的试验场而已。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1992年,索罗斯成为牛津大学赞助委员会委员,人们打算用“金融家”来介绍他,结果遭到了索罗斯的拒绝。索罗斯当即明确表示:你们如果不愿意称呼我是哲学家的话,那么至少不要叫我金融家。

 

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介绍索罗斯是“一个金融和哲学探索者”


 

一人挑战国家机器


 

令索罗斯名扬天下的是1992年狙击英镑事件,在索罗斯之前,没人相信一个个人投资者可以跟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对抗,但是索罗斯这家伙刷新了所有人的三观。他用价值100亿美元的赌注搞垮了英镑。

 

1989年柏林墙倒塌,东西德国合并,其他人都在为新时代到来而欢欣鼓舞,索罗斯却在仔细观察欧洲大陆的变化。他意识到,东西德国合并之后,新德国为了繁荣经济,必须要筹措经费,德国要勒紧裤带过日子,而且这时候德国的关注点会从欧洲转向国内,无暇顾及其他国家的经济问题。德国是欧洲最强大的经济体,它的转变肯定会给欧洲其他国家带来变化,索罗斯静观其变,等待机会。

 

1990年英国宣布加入欧洲汇率机制。这个机制的目的在于通过稳定欧洲各国的货币来稳定欧洲经济,但是索罗斯认为英国加入的时机并不好。因为英国的经济已经不再强大,而加入欧洲汇率机制,意味着英镑的汇率要与德国马克挂钩,这样英镑就被高估;第二,一旦出现经济危机,英国不能擅自动用自己的货币政策来调整经济,而是得依赖德国的援助,对英国来说非常被动。





索罗斯等待的时机在1992年成熟了。欧洲很多国家都爆发了经济危机,英国想通过降低利率来缓解国内的经济压力,德国却更关注自己国内的情况,他们担心降息导致通货膨胀,所以不同意降低利率。在欧洲汇率机制的作用下,如果德国不降低利率,其他国家没办法单方面降低利率。因为一旦降低利率,会削弱自己的国家货币,引来投机者的狙击。所以英国只能硬着头皮死扛,结果是越陷越深。索罗斯看清楚时局,他判断英国死扛不了多久,英镑肯定会暴跌,英国最终会退出欧洲汇率机制。在这个情况下,他决定做空英镑。索罗斯以10亿美元作为担保,做了一笔100亿美元的豪赌,赌英镑下跌。

 

后面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索罗斯赢下了这场豪赌,英镑暴跌,英国宣布退出欧洲汇率机制,索罗斯也因此天下闻名。

 


市场认知与自我认知

 

 

索罗斯对市场宏观判断的自信性,有一回,他的助理跟他汇报,说对某个投资非常有信心,希望可以建仓来卖空,于是索罗斯就问这个助理:你打算建多大的仓位。助理充满自信地回答道:10亿美元。结果索罗斯非常不屑地反问他:“什么?你管那个叫仓位?既然你相信你自己是正确的,为什么才放那么一点点钱呢?”——这句霸气侧漏的反问,后来成了华尔街的著名段子:是啊,你既然相信自己是正确的,为什么才放那么一点钱。

 

索罗斯的投资理念是,投资都是有风险的,投资肯定会犯错误,评估一个投资人的好坏,不在于对市场的判断是对的多,还是错的多,而在于对的时候赚了多少钱,错的时候赔了多少钱。一般的投资人,看到这项交易能够赚30%到40%的收益,就会产生保守的心态,接下来的交易都会非常谨慎。但是索罗斯可不满足,如果已经取得了30%到40%的收益,只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就应该朝着100%收益的目标去奋斗。在索罗斯看来,因为如果你对市场判断正确,但是却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机会赚钱,同样也是错误在币市同样如此,一个看好的币种就得长期持有。





是的,索罗斯的投资理念如此的超前,想说下最近暴涨的平台币BNB,2017年8月份,我第一次注意到币安,当时作为国内交易所第一家推出币币交易的平台,当时对国内交易所客户体验的厌恶和一来行情就宕机的无奈,当我看到币安流畅的交易系统,深深着迷,于是,在一块左右买入,在此之前已经重仓同样做为币币交易的icocoin,做为同一个赛道,后面94杨林科怯场退币,也是由于他的交易所还来不及推出,我个人损失惨重,不过,由于买到BNB得以续命,后来复盘,由于自己对市场的认知不到位,既然币安已经做出交易所,并且市场反响不错,就该重仓BNB而不是重仓只有海市蜃楼的icocoin,没有强大的市场认知,犯错是必然的。

 

就像刚才提到索罗斯做空英镑,他认为自己对英镑的判断足够准确,所以敢于用自己的10亿美元作为担保,撬动了100亿的杠杆资金。

 

如果他失败,他损失的可不仅仅是10亿美元,而是100亿美元这个天文数字。但是在他投下100亿美元赌注的那个晚上,索罗斯还能够安然入睡,完全没有因为巨额的投资和潜在的风险影响自己的睡眠。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不论是做空德国马克、日元,还是美元、泰铢等等,索罗斯都没有因为巨大的风险和超高的杠杆影响过自己的心情和生活。

 

只有对市场认知把握确切的情况下,即使重仓也不会慌张,否则只是镜花水月而已。

 

 

反身性的认知哲学

 

 

索罗斯通过常年的投机,积累了大量财富,驱使索罗斯不断前进的动力,其实不仅是金钱和权力,而是一种对智慧和认知的渴望,对哲学的不断思考。

 

索罗斯之所以对成为哲学家有这么深的执念,源自于他的成长经历:身为犹太人的索罗斯经历过纳粹的统治,幸运的是他没有被抓进集中营,但是在躲避纳粹的过程中,他发现在生与死的一线之间,竟然还有很多人对纳粹怀抱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觉得纳粹要么很快就要失败,要么他们没有那么心狠手辣。这件事情触发索罗斯思考人的认知与现实的差距,他发现人不仅对自己认知不全,存在着偏差,对整个世界的认知也是存在缺陷、歪曲的,这成为他哲学思考的起源,也是他金融理论的基石。

 

索罗斯后来就读伦敦经济学院,这是现在鼎鼎大名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前身。索罗斯上大学的时候,这所学院是很多非主流的思想家集聚的地方,比如哈耶克、比如卡尔·波普,这些人对索罗斯的影响极其深远。尤其是卡尔·波普,他鼓励索罗斯认真思考世界的运行规律,并建立哲学理论来进行解释。在这个过程中,索罗斯不断地钻研认知和现实之间的偏差,尤其专注在这种偏差是如何塑造事件本身上。

 

所谓的反身性,这是索罗斯哲学里最重要的概念之一,争议历来也非常大。身在金融投资领域的索罗斯,并不认同传统经济学所强调的均衡。传统经济学强调,整个社会都处于均衡的状态,价格是对市场供需关系的真实反映,理性的人会做出理性的判断。但是索罗斯所看到的世界却不是这样,在股票市场,天天都在上演追涨杀跌,就是股票涨的时候玩命追着买,跌的时候就玩命割肉抛,价格从来都是在泡沫和崩盘之间来回波动,哪里见过股票市场价格均衡的时候啊。

 

在索罗斯看来,股票的价格除了部分反映真实的价格之外,另外很大一部分是由人们的主观情绪所影响的。主观情绪当然高度不可控了,一条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就能够影响股民的情绪,也能带动股票价格的波动。因此股票市场的运行就没办法用经济学的均衡和理性来解释。索罗斯认为,市场的参与者和操纵者,他们的主观偏见反过来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股票价格的走势。这样最后看上去好像是人们能精准地预测到股票的走势和价格,实际上是未来的股票价格,很大程度上是由今天人们的期望所决定的。参与者的认知存在偏见,这些偏见和事情的实际进展是互相影响的。索罗斯就把这个相互影响的过程称之为反身性。


 



索罗斯的投资哲学就是:通过各种渠道获悉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并观察这个认知与真实世界的差距,然后通过这个抽象的差距找到现实世界可以投资的机会,并时刻关注局势的变化,在盛衰交替来临之前,提前布局投资。从这个角度上看,索罗斯的确是一个另类的投资家,从不按传统的投资规则出牌

 

索罗斯将自己基金的名字命名为“量子基金”,其实也大有深意。这个名字来源于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他在量子力学中发现了“测不准原理”。这个原理是说,在量子力学中,人不可能预测到亚原子粒子的行为。这恰好跟索罗斯对金融市场的理解一样,他认为市场也总是处于不确定和不断变动之中,参与者的偏见是理解金融市场的关键,就像是基因突变是生物进化的关键。

 

认知是推动索罗斯走进哲学世界的驱动器,正是怀揣着对认知带来的缺陷、偏差的好奇,索罗斯开始研究它们是如何与现实世界互相影响,进而影响事实本身。他创造性地把抽象的哲学理论和复杂的现实世界对应起来。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赶紧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