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自媒体,为什么很难活下来?

近期,来找我们聊天的币圈自媒体朋友,总是先叹一口气:唉,欠薪了,又欠薪了。经过了解,我们发现最近币圈自媒体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少带有金子偏旁的媒体面临关张,那么,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

 

币圈自媒体,为什么很难活下来?_aicoin_图1

 

1

 

卖水的人多,淘金的人变少了

 

如果您知道横店的故事,也许不难理解币圈媒体现在的处境。作为服务影视业的配套影视拍摄基地,横店曾经风光一时,有些景点需要提前半年预约,追星族们不时出没,甚至还出现了明星临时健身的专门高端健身房。

 

随着竞争的加剧,优质项目的流失,横店的辉煌不再。币圈的故事大体如此,我们观察北上广深的项目方,如今很艰难。其重要原因是之前融的币,差不多都变成法币花完了。之后融的币,不值钱了,自家原生代币也不值钱了,又换不回法币,还要烧钱做研发或市值管理。很快泡沫被挤破了,帮忙喊单、做市值管理的人开始寻找下一个热点,放弃了币圈。而币圈自媒体,概莫能外。

 

曾几何时,飒姐EMBA班里的同学要在币圈创业,总体听下来就俩要求:第一,尽量合法合规;第二,最好是市场主体求着咱。我当时就笑了,难道你也要做币圈自媒体和培训?他哈哈地笑了,猜中了!从客观角度看,这两个创业点都很好,既不用牵涉非法集资、空气币诈骗等事情,也不用求着谁,只要市场认可度高,前景不错。然而,上山淘金赌一把的人越来越少,卖水的铺子当然生意不好,如今他的培训班已经消失在风里了。

 

2

 

案件频出,铁拳不断

 

币圈自媒体,为什么很难活下来?_aicoin_图2

 

币圈熊也就罢了,拿着币当新瓶的老骗子们还是不放弃割韭菜。

 

飒姐在服务金融科技各个板块的时候,经常会惊讶地发现在P2P、股权众筹、邮币卡、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混得资金链紧张的老板,通常会尝试:发币。

 

去年底到今年,大家基本上都会涂上一层保护色:到新加坡做个基金会,在境内大酒店弄路演。有一次飒姐到一家酒店就餐,隔壁特别大的场面:某某艺术品区块链展示大会,俺在想他们要展示什么呢?顺势蹭进会场,15分钟的视频宣讲,主要讲企业的实力多么雄厚,区块链的应用多么科学;然后,上来一位讲师,给我们介绍艺术品理财,我举手提问:那个,这个青花瓷1号金蛋跟区块链有啥关系呢?讲师笑着给我说:区块链可以让你的理财计划更科学。具体怎么科学,我们下来慢慢沟通。呵呵,俺借故走掉了。

 

此后,接待了大量类似理财受害人,他们多数以会议营销的方式被蒙蔽,掏钱买了所谓“虚拟商品”赚取每年的利息。从2018年的咨询类型看,刑法第266条诈骗罪是最常用的罪名,在深圳等地区的办案机关也使用了集资诈骗和非法经营等罪名。飒姐接待的天津、河北等地的币东,还有涉嫌刑法224条之一组织领导传销罪的情形。随着上述以区块链、通证为概念的骗子出现和被打击,社会大众对币圈的印象急转直下,喜马拉雅等知识付费的课程中涉及类似话题的近6个月收听率明显下滑,这说明大众不喜欢这个话题了,注意力转移了,自媒体也就跟着萎缩。

 

3

 

币圈自媒体,为什么很难活下来?_aicoin_图3

 

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商业模式需要备案

 

受到法律前辈的影响,俺从执业第一天起就把媒体的朋友当作同盟军,因此格外尊重和信任。

 

对比金融、科技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我们还是能够发现币圈自媒体朋友的专业素养参差不齐。有些朋友甚至被项目方当“枪”使都不自知,我们善意提醒:没有证据,不能对特定具体项目进行负面声讨。这位小哥对我们呵呵一笑,不需要确凿证据,我们也不是要真报道,就是逼迫他们跟我们进行媒体合作。虽然这种伎俩,在各个圈里都有,但未免有点太直接。有时候,我们也委婉提醒,做媒体是需要行政许可,根据网信办新规(征求意见稿),区块链应用项目如果与新闻行业结合,要在网信部门备案同时还要求本行业的许可或备案。

 

4

 

写在最后....

 

2019年是否会成为币圈自媒体终结的年份,我们认为倒是不用过于悲观,但趋势还是明显的。收缩,将是明年币圈的关键词,同样也是币圈媒体的关键词。

 

预计明年的“劳资纠纷”将逐渐增多,员工讨薪可能会较为常见。建议广大小编、记者朋友理性维权,遇事三思后行,必要时进行劳动仲裁,可聘请专业法律人士进行服务。

 

以上就是今天的分享,感恩读者!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赶紧抢沙发吧!